咸鱼熬汤  

【雷安破万联文】很高兴遇见你

最后一棒!



眼下仍是模糊一片,直到安迷修看见悬在头上那颗璀璨的星星,为他驱赶混沌,指引他向上。他忍不住伸手,拼尽全力去触碰,星星慢慢地变大,洒下无数的小星星,洒落到四周,直到驱赶走迷雾,世界归于光明。

然后他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还相当地有手感。

眼前是青年放大的脸,逆着光,紫色双眸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而右手抓住了什么的触感,则来自于对方那条垂下来的白色发带。

 

“……雷狮?”他尝试性质地扯了扯那条带子。

“你是猪吗这么能睡?”雷狮皮笑肉不笑地拍开安迷修的手,“醒了就给我起来,真的是猪脑里面都装的是石头吧这么重。”

“……”

此时安迷修才发现自己的头正枕在对方在大腿上,这地方看起来眼熟极了……这是属于自己的休息室,凹凸大赛选手标准配置。

 

他猛地坐起身来。

 

“所以你是真的?我,我是说你是真实世界的雷狮?”

延迟的头痛袭来,那些奇怪的欢乐与苦难四处乱撞,像是连夜看完了一部又一部惊心动魄的电影,还是4D的那种 ,惹得疲劳的眼睛情不自禁地分泌泪水,却不愿意在散场前闭上,就像一眨眼就会被赶出去。

而面前的那位青年则是唯二的观众,每一出都铁定要霸占自己旁边的位置,明明精彩的是电影却扭过头来看着自己,迫使自己与他在虚拟的光影中对视。

只是当对方将本来拿来消磨时光的《尼伯龙根之歌》扔在床上并毫不犹豫地将雷神之锤握在手上时,他才醒悟那才不是什么观众而是主演真人!

 

“不然呢?”那人嚣张地反问道。

 

不过最终也没打成架,一个头痛一个腿麻,打起来谁都没胜算。两个残疾人默契地收起武器,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面对着坐下,没有人表现出一丝疑惑关于面前的情况,无论是安迷修刻意的掩饰,还是雷狮难得的沉默,因为当人们的心里有鬼,他们会过分地在意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反而会忽略一些不得了的大事情。比如雷狮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安迷修的房间里?

 

安迷修忘记问,而雷狮不愿回答,谁会将担心挂在嘴边,无论如何道出来的总是对方何时死去。可他心虚,他的确半夜猛然醒来,额头冒了冷汗。他想起白天那场还未开始就莫名其妙被结束的战斗,那个奉行所谓骑士道的青年面对弱者所展现出的灿烂笑容被完全收起,罕见的戾气有指向性地直指自己而来。于是自己不由得心跳加速,神经紧绷,更具体表现为手痒。但那瓶不明所以的恶心液体直接让即将到来的好戏变成一场可笑而幼稚的过家家,就像扣下扳机后发现膛里塞满的都是玫瑰。于是被有自我意识的无意识所操控,他坐起身来,像每个早晨一般刷牙洗脸,换上新的衣服,将头发束好,穿上外套,把拉链拉好又习惯性地拉下一点,面无表情地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向着某个方向大步走去。

 

可当他平安无事地站在了那个人的床头,而那个人还一无所知的事情,他又感觉到了一丝睡少带来的疲惫。如果不是他听到来自那个睡觉睡得像是在海里窒息的骑士的喃喃语,他想他是无法控制住一锤锤在对方脑袋上的念想的。

 

你可相信,那个携着锋利的双剑发誓要讨伐自己的人竟会将自己作最后的稻草,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雷狮……”

 

“雷狮。”

 

他突然笑了,因为那个人很可笑,想要与这个可笑的人战斗的自己也很可笑,一切都很可笑。

 

声音究竟来自那个傻骑士的喉咙还是那双青色的眼睛,那双澄澈似湖水般的眼睛平日带着所谓信仰和无限的勇气紧紧地盯着人,像是在告诉别人,你的确是邪恶的一方,但睡糊了之后,哪有什么理智什么信仰,睡糊了的自己居然就这样跑来了安迷修的房间,睡糊了的安迷修也像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眼睛里满是迷茫,恍惚。

 

他欲言又止,被冷汗弄湿的发贴着脸。是梦吗,不是梦,是雷狮吗,存在于真实的雷狮?隐约中,在那瓶粉红色的药水洒到自己的身上前,他透过药水,看到了那张脸。那是一张愕然的脸,他想。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在想些什么,而雷狮同样不知道安迷修在想什么。

 

他们共同知道的是在十秒后由安迷修口头说出,在雷狮心底道出的一句话。

 

“很高兴遇到你。”

 

 

 

END

 

 

 

阿咸:

我尽力了像我这样常年烂尾的人居然来收尾真是危险啊,也不怕出点什么问题……不过暗暗爽不管大佬在前面写了什么大刀大糖,最后都掌握在我手里嚯嚯嚯,不过顾及具体情况,还是开放式结局了。写得不好还写得少基本就是条废鱼了,但很高兴参加了这次联文,勉勉强强算是和各位大佬合作过了吧……祝他们幸福,也希望大家开开心心天天有粮吃!

 (嗷谢谢大家呀不过其实我就是个结尾的小透明,为所有人打call走遥的目录,给太太们具体打 call就去具体的文章吧!)


2017-08-27 评论-20 热度-592 安迷修的奇幻漂流雷安

评论(20)

热度(592)

©咸鱼熬汤 Powered by LOFTER